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侯门锦商_ 第494章 反转-

时间:2021-06-11 17:33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金镶鱼小说侯门锦商 第494章 反转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自己说和被迫开口,不仅过程不一样,结局也不一样。

    张天师依旧是一副仙气飘飘的模样,让人看不出他的实际岁数。

    说他年轻吧,通身的气度是只有老人才有的睿智与肃穆,说他年老吧,身上的犀利是只有年轻人才有的锋芒!

    就像是个矛盾体,明明看上去那般不和睦,在他身上却和谐地并存着。

    这就是张天师能得到老皇帝信任的原因吧?

    人就是这样,越是看不透,越是被吹捧。

    众人不得不感慨,张天师天生就是吃这碗饭的!

    “贫道没什么好说的。”看向那对母子的眸子,带上了淡淡的疏离。

    端木景温吞吞地笑着,他没有说一言半语,已经有人领悟了他的意思,拉走了那个孩子。

    说是拉走,其实不过是拉到更为显眼的位置。

    大家都是人精,自然不难猜出这对母子与张天师的关系。

    “咔擦!”

    清脆的声音,伴随着孩子的惨叫,男孩的左手以极其扭曲的角度折了过去。

    男孩抽搐着身体,除了最开始的一声闷哼,他已经痛得发不出一点声音了。

    张天师默然地看着前方。

    比起他的淡漠,那位做母亲的则要激动得多。

    她哭喊着朝男孩扑去,却被身边的人一脚踹开,趴在地上大口喘息。

    不得不说,这个女人确实让人我见犹怜,孱弱的气质,温婉的模样,是个尤物。

    没得到张天师的回答,端木景也不恼,而是笑着看向痛得抽搐的孩子。

    孩子身边的男子似乎得到了某种暗示,健硕的手伸向了孩子的另一只胳膊。

    “咔擦!”

    明明是清脆的声音,却听得在场的人毛骨悚然。

    孩子已经没有知觉了,本能地抽搐了两下,陷入了重重的昏迷。

    没有丝毫的停留,那罪恶的手伸向了孩子的左腿。

    女人疯狂地嘶吼,一次次地爬向孩子,一次次地被踢回原处。

    嘴角的鲜血滴落在洁白的大理石上,刺目得很!

    张天师微微变了脸色。

    那人似乎停顿了一下,直了直腰,再次弯腰的时候,张天师叫住了他,“等等!”

    端木景笑眯眯地看向张天师。

    “外面的传言并不可信,大殿下并非昏庸无能之人。也是,能站在最后的,又怎会是简单的人?”

    端木景没有阻止张天师的絮絮叨叨。

    在他看来,张天师不过是垂死挣扎,说什么都没用了。

    “你是如何在皇上的丹药中下毒,又是谁指使你的!”端木景的问话,直接切中了要害。

    所有人,灼灼的目光直勾勾地戳在张天师身上。

    “贫道还是那句话,炼丹需要朱砂,那并不是什么毒药,而是丹药自带的药分。皇上因为与这些药分排斥,所以身体才出现异样,皇上与长生不老无缘,贫道也没有办法。这种逆天而行的事,最是讲究机缘,皇上的机缘还差了一点。”

    见那健硕的男子提起了男孩的左腿,张天师眼睛一眯,话锋一转,“不过,贫道确实是四殿下引荐给皇上的。”

    “你胡说!”四皇子急切地反驳。

    “皇弟,你急什么,让张天师把话说完。”端木景缓声说道。

    四皇子看向端木景,“说完?有什么好说的?都是污蔑本殿下的话!皇兄为了一个皇位,就要做出这种残害兄弟的事吗?”

    四皇子说得义正辞严,一时之间,众人不知道该相信谁的话了。

    “是真是假,总得等张天师说完,我们再判断,总不能他话都还没说完,我们就下结论吧?”端木景阴阳怪气的声音,听上去十分欠扁。

    四皇子咬牙切齿地说道:“张天师说的不是皇兄的名字,皇兄自然没有后顾之忧!皇弟眼里最是揉不进沙子,谁要是敢冤枉本殿下,本殿下绝对会让他生不如死!”

    似辩解,又似威胁的话。

    端木景不为所动,只笑眯眯地说道:“狠话谁都会说,我们现在查的是父皇的死因,这才是最重要的。”

    端木景突然转移话题,四皇子有些不适应,他张了张嘴,终是发现没什么好说的,负气地瞪了一眼。

    端木景看向张天师,示意他继续。

    张天师却没什么可交代的了,“四殿下欣赏贫道的能力,把贫道引荐给了皇上,皇上相信贫道的实力,所以才让贫道炼制丹药。贫道不认为丹药的方子有什么问题,魏公公亲自试药,身体没有出现不适。贫道多嘴说一句,魏公公试药并不只是单纯的试药,而是与皇上一样,一直在服用,甚至比皇上服用的时间还长!魏公公服用后,身体没有异常,皇上才服用,直到皇上驾崩那日,魏公公的丹药也没断过。丹药是一炉制造,不存在区分,所以,只能是个体差异。这药方贫道吃了几十年,身体也没出现问题,所以,只能说,皇上与长生不老无缘。”

    大义凛然的话,张天师说得铿锵有力,抑扬顿挫。

    “可是,皇上确实是因为你的丹药而死,”端木景的话,直接否定了张天师说的那一切,“谋害皇上的罪名非同小可,不知张天师做好准备没有。”

    “你……”

    张天师的眸子剧烈一缩,看着两人走向自己的妻儿,伸手,掐住了他们的脖子!

    “端木景,你不守信用!你明明说了,只要我指认四皇子,你就会放了我们一家,你不守信用!”

    张天师情急之下吼出来的话,让众人哗然!

    “等等!”一大臣的话,不仅让伸黑手的两人住手,也让众人的目光转到了他身上。

    “陆御史?”端木景挑眉。

    “殿下,还请张天师把话说清楚,”陆御史对端木景的态度还算恭敬,“这件事不仅涉及到皇上的死因,还涉及到两位殿下的清白与声誉!臣说句大不敬的话,现在, 是两位殿下的关键时期。皇朝动荡,需要的是明君,不是带着被人质疑的品性坐上高位的天子,这不利于皇朝的安稳,对两位皇子也不好!所以,臣斗胆,请大殿下让张天师把话说完,还两位殿下一个清白,也让微臣等人安心,不仅是为了保证两位殿下的品性不被世人质疑!更是为了能慰藉皇上的在天之灵!”

    感人肺腑的话,配上陆御史悲愤的表情,还真像那么回事。

    端木景垂眸,环视了一眼,最后看向李太医。

    “继续你先前的话。”

    众人心里一凛!

    还没说完?

    还有什么要说的?

    “是,殿下,”李太医一副认命的语气,“臣检查过皇上的遗体,发现他的鼻孔中有细微的毛絮,臣仔细验证过,这种毛絮是伊犁那边的棉絮与一些决明子的外壳。”

    按理说,皇上是睡玉枕的,只是张天师说要配合他的丹药,所以才换了枕头。

    “皇兄,父皇尸骨未寒,你就迫不及待地对父皇的遗体做这些事,你就不怕遭报应吗?”

    面对四皇子的质问,端木景只微微一笑,“若是父皇有在天之灵,只会欣慰,本殿下做的这些,都是为了帮父皇找出杀害他的凶手!李太医,你接着说!”

    “是,殿下,”有了开头,接下来的话也就没那么难了,“皇上指间有残留物,臣在大理寺少卿的帮助下,分辨出,那些是金丝楠木,是制造龙床的木头,大理寺少卿也在龙床上找到了相应的痕迹,所以,根据种种迹象表明,皇上是被人用枕头闷死的,死前,皇上剧烈挣扎过。”

    不温不火的一句话,像一块石头砸在众人心上。

    皇上是被谋杀的!

    那最后一个见到皇上的四皇子……

    隐晦的目光朝四皇子看去。

    四皇子却是笑了,“皇兄,你的这番推论有证据吗?父皇的几个儿子中,只剩下了我们两人,为了那个位置,你不惜颠倒黑白,陷害我,你就不怕日后你真的坐上了那个位置,夜不能寐吗?”

    “这就不是皇弟操心的事了,你要证据,我就把证据一一给你。”

    看向魏平。

    魏平哆嗦了一下,眼睛一闭,跪在地上,“大殿下,皇上是被四殿下闷死的!”

    “魏平啊魏平,原来我们都看走了眼,你忠心的并不是父皇,而是我的好大哥。”

    “四殿下,您用奴才的家人威胁奴才,奴才不得不妥协,可奴才是有良知的,奴才打小就跟在皇上身边伺候,不能让皇上用这种方式离开,更不能让皇上死得不明不白!而且……”说到后面,魏平的声音带上了悲痛,“奴才的家人已经被四殿下灭口,奴才……还有什么好留恋的。”

    事情的突然反转,让众人措手不及,大家根本没机会提出质疑,就听到魏平继续说道,“皇上之前并不是真心立太子,不过是想试探几位皇子,就是那份圣旨也是空白的,可四殿下等不及了,抓了奴才的干儿子一家,威胁奴才,要奴才透个口风给三殿下,逼得三殿下逼宫!当初,陷害三殿下给太后下毒的,并不是二殿下,而是四殿下,四殿下故意说出那番话,误导了皇上与诸位大臣,目的,就是铲除最厉害的两个敌人。四殿下不对大殿下动手,是不想让自己显得太突兀。”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