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毒妇驯夫录_ 089 乐正容休VS木偶-

时间:2021-05-28 19:02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叶无双小说毒妇驯夫录 089 乐正容休VS木偶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摇光殿所有人听着,本郡主三个数之内,都给我出来。”

    宗政璃眯了眯眼,她是打算要所有的太监宫女都一起来玩么?这……成何体统?

    眼前女子深深吸了口气,俨然已经做好了准备要开始数数了。

    “三!”

    饶是宗政璃涵养再好,嘴角也不可遏制的抽了一抽。怎的上来就只有一个三?

    说好的一和二呢?

    那一嗓子很是清脆,话音才落了地便看到从摇光殿四面八方一下子涌出了十多个宫女太监出来。

    唐韵满意的点了点头:“这回该是可以了。”

    宫人们相互看了一眼,国师大人吩咐他们要时刻注意郡主。她方才的一言一行这些人早已经听的清清楚楚。

    郡主说是要让他们一起跟着打什么雪仗么?

    那就是说……所有人的目光朝着宗政璃身上扫了一扫,要用那雪团子砸三殿下?

    这怎么敢!

    宗政璃只觉得梅花树下的清丽女子一双眼眸亮晶晶的,恍惚中竟是比天上的星辰还要耀眼。他心中莫名的一荡,便觉得她所有的要求他都想要替她去实现。

    于是,他微微一笑,眼眸朝着身边宫人微微扫过:“只管按郡主说的办,游戏之时不论尊卑,只有输赢。谁若不从,直接送去慎行司。”

    众人嘴角一抽,传说中的三殿下最是儒雅持重。怎的如今……也跟着郡主胡闹起来?

    不从就得送慎行司,这不是逼着人去死么?

    唐韵却没有给他们思考的余地,一把将早已团好的雪团子朝着个太监砸了过去。之后便朝着萧妩使了个眼色,萧妩早就按耐不住了,也抓了把雪,迎头盖脸砸向了宗政璃。

    “已经开始了哦。”唐韵呵呵笑着,一把扯着萧妩闪身躲在了梅树之后:“殿下你与那些内侍一组,我和五妹妹带着宫女们一组。从现在起,战斗开始。”

    说着话,雪球呼啸着便扔了出去。宗政璃从善如流也一把团好了雪球扔了出去。

    宫女太监们起初还放不开,接连被砸了几下之后也生出了几分豪情。雪地之上立刻就展开了一场热火朝天的战斗。

    “大姐姐,您瞧,四姐姐回来了呢?”

    萧妩眼睛尖,正玩的高兴一眼瞅见宫门口小安子领着萧兰站着。

    唐韵飞快的侧目看去,萧兰是一个人回来的,萧芷溪并没有跟着。她起初低着头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但是,很快便被眼前的热闹给吸引了,那眼睛之中分明满满的都是向往。却咬着唇不敢过去。

    唐韵唇角勾了勾,萧兰也不过是个十四岁的小丫头,这个年纪正是爱玩的时候。见了这般的热闹哪里还能耐得住?

    于是,她便朝着萧兰招了招手:“四妹妹快来。”

    萧兰听见她招呼自己眼睛一亮,也不过纠结了片刻便跑向了混战的人群。

    这一场战斗也不知道持续了多久,整座摇光殿几乎都已经被欢声笑语给淹了。唐韵笑的也极是开心,自打转世以来,她还从未有过这般开心的日子。

    是以,她比谁都玩的投入且疯狂。便也忘记了时辰,完全没有注意到什么时候……四下里突然寂静了下来。

    那一种寂静完全没有先兆,上一刻还是一片惊声尖叫,下一刻便静的针落可闻。寂静的叫人觉得分外……诡异。

    “噗通。”耳边响起此起彼伏的下跪声,之后便是异口同声一道高喝:“叩见太子殿下,叩见国师大人。”

    唐韵嘴角一扯,这才看到数丈之外绝艳无双的男子正站在宫门口。他身上披着件与她相同的紫貂披风,抄着手朝着这边看着。酒色瞳仁中却是一片幽深,任谁也看不出此刻他到底是喜是怒。

    离着他几步之遥站着的则是宗政钥,他身上穿着四爪金龙的太子袍服。外面却没有罩着披风,也不知站了多久。肩头上竟落了好些细碎的雪花。

    而他一双细长的眼眸中却正眨也不眨在唐韵和宗政璃身上流连,满目皆是复杂的思量。而那眉心正中的朱砂痣却艳红似火。

    唐韵眉心一动,这两个人怎的……在一起呢?是一同来的?瞧着却是不大像呢!

    “皇兄。”宗政璃这时候也反应了过来,朝着宗政璃行了个礼便又朝着乐正容休行了个弟子礼:“太傅。”

    唐韵则拉着萧妩迅速跪在了人群之中。萧兰便也迅速跪了下去。

    宗政钥目光阴沉,终于自唐韵身上挪开转而看向了宗政璃:“你好歹是个皇子,这般的轻狂成何体统?还不赶紧收拾干净了,随我回一同离开。”

    宗政璃便赶紧整了整衣衫朝着唐韵低声说道:“我先走了,那彩头你看着办。”

    宗政钥听见他口中那个我,眉峰不着痕迹挑了挑,眸光便又阴沉了几分:“还不快着些?!”

    宗政璃笑容一僵,朝着唐韵飞快说道:“我先回去了,若是有什么事情,记得来找我。”

    那一头便看到宗政钥脸色越发阴沉起来,唐韵便朝着宗政璃说道:“我记下了,你快些回去吧。”

    宗政璃点了点头,便跟着宗政钥一前一后离开了摇光殿。临去之前,唐韵分明看到宗政钥阴沉眼眸深处那一丝复杂。似乎欲言又止,终究什么都没有说。

    摇光殿里的气氛并没有因为那两人的离开而显得轻松,仍旧如先前一般的压抑,片刻都不得放松。似乎连空气都是扭曲的,每呼吸一下都扯心扯肺的疼。

    唐韵小心翼翼看了眼那绝艳无双的男子,见他自打进来便紧抿着唇半个字都不曾说,酒色一双瞳仁中也看不出是喜是怒,心下也不免有些紧张。

    于是,便微笑着朝他凑了过去:“师父……。”

    “散了吧。”乐正容休说。

    唐韵张着嘴,余下的话尚未来的急说,便眼睁睁看着那人头也不回的进屋去了。

    方才还热闹非凡的摇光殿里瞬间安静下来,整座院子里只余下她一个人,连萧妩和萧兰都不见了踪影。

    唐韵嘴角不可遏制的抽了抽,要不要这么现实?要走好歹叫她一声啊喂。

    好在,她从来不是个纠结的人。眼珠子不过转了一转,便追着乐正容休过去了。

    等唐韵进了寝殿的时候,那人已经换了身衣服。

    方才披在身上的紫貂披风挂在一边的衣架上。如今他身上只穿了件艳紫色锦绣织缎的袍子,束发的玉冠已经抽掉了,满头如墨青丝瀑布般垂在背上,只拿条同色丝带松松绑了。

    如今,那绝艳无双的男子正懒洋洋窝在软榻之上,修长如玉的指尖捏着小巧一只翠玉酒盅。里面琥珀色的液体幽幽打着转。那人一双酒色瞳仁幽光闪烁,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师父。”唐韵乖巧如猫缩在他身边:“怎的进来也不知道将头发擦干呢?屋里头虽然暖和,化了水可都存在自己身上了。回头再做下病。”

    说着话,她便将一早搭在一旁架子上的布巾拿了过来。屋子里地龙烧的极旺,布巾给蒸的暖融融的。

    唐韵便将乐正容休的头发捞起来,小心翼翼一点一点将沾了雪花被打湿了的发丝擦干。之后,便用特制的香油来给他篦头发。

    这过程耗时极长,乐正容休手中却一直捏着酒盅动也不动,酒色的瞳仁眨也不眨盯着唐韵,眸光幽幽的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唐韵只觉得被那个目光盯得浑身发毛,心里越发没了底。

    “师父,您这是怎么了?”唐韵低声说道:“您倒是说句话呢。”

    跟这不声不响的老变态比起来,唐韵觉得还是那一脸阴沉时时琢磨着怎么算计你才过瘾的师父更可爱。

    至少,那样的乐正容休看起来更像个正常人。如今这样的不言不语,美则美矣,却仿若失了魂魄。

    便如同全无生气的木偶。乐正容休怎么能是个木偶?

    “为师在想。”就在唐韵即将崩溃的时候,耳边终于响起男子阴沉柔糜的嗓音:“以前竟是不知你还是个这般活泼的性子。”

    唐韵听他这么说便觉的越发的没了底,于是抿了抿唇再也不敢说半个字出来。当你不知道老狐狸打什么主意的时候,最明智的法子便是什么都不说。

    “为师给你个机会重新选择,现在你尚可以抽身离开。”

    唐韵心中一颤抬头认真看了看乐正容休,男人脸上满面郑重,看不出半丝情绪。

    “师父。”唐韵眸色也渐渐郑重起来:“韵儿既然当初选择了效忠您,这辈子只要不死定然是不会变得。”

    乐正容休看了她一眼,抬手将杯中酒一饮而尽:“为师这里可容不得人后悔。”

    “绝不后悔!”

    眼看着乐正容休酒瞳中终于再度阴沉了起来,唐韵这才松了口气。

    到了这个时候,她哪里还能不明白乐正容休在想些什么。他方才那么说,分明是打算要与自己散伙。

    但,他可是乐正容休啊!

    他手下的人即便是死,也从没有人能逃离了他的掌控。所以,他怎么会允许自己抽身离开?

    刚才那一切是真心还是……试探?!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