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红包万岁_ 第五十七章 知道位面之子在哪就能风升水起-

时间:2021-05-28 18:55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狼籍小说红包万岁 第五十七章 知道位面之子在哪就能风升水起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人脉这东西其实不需要去跟秩序当权者“碰面”,因为秩序有“誉”的设定,神誉、魔誉、巫誉等等。誉的点数越高,秩序对于其人就越宽容,而拥有誉数高者,也能消耗誉点要求秩序人君们服务。

    当然,这种强制性的要求人君服务,带来的后果很严重。不过,若是到了生死关头,也就无所谓人君生不生气了,反正到了秩序位面进行审判时,一切都无法挽回了。魏贤倒也不想走到强制让人君服务的地步,但这些还很遥远,目前还是先赚“誉点”再说。

    魏贤在雍位面时倒是有誉点,但在六极秩序却是没有,而要想获得誉点,就必然要进行难度系数非常高的任务,也就是抢任务类的红包。如果魏贤能帮卫锦衣找到四兽阵,卫锦衣估计会倾尽所有的神誉来得到四兽阵确切位置的情报。

    不过,需要注意的是,誉是秩序给的,而不是人君们天然就拥有的;换个意思说,就算是东西南北中五位极帝,其所拥有的誉也是通过“太浩秩序”所给,而不是自己创造或是坐上极帝宝座后就天然拥有的。

    魏贤认为誉应该就是“红包巨碑”们给人君们的一个枷锁;不过,穿越限制了魏贤的想象力,他也无法依些推测出更多的东西,所以,他继续放弃治疗。

    喜怒哀乐爱恶欲就是七信,由七信天然形成的景物就是“极景”,但绝大部分极景都是“单信极景”,很少有双信、三信等以上极景,七信聚集而成的极景更是只存在传说中。因此,魏贤不需要去赚“六极誉”,他只需要选一个极派就行了,魏贤选的自然是“神极”。

    铜盘位面属于“西极神帝”管辖,虽然铜盘位面的“祀奉方式”并不都是“神祀”,但高层几乎是清一色的神君。因此,在铜盘位面赚“神誉”的话,魏贤认为还是比较便利的,而小河县内能看到的红包,都是档次较低的,不存在信誉奖励,魏贤只能是往深山老林里窜了。

    混沌力量都是躲藏在深山老林里,而干掉混沌力量必然会获得“誉”点。但这些被留在位面的混沌力量却是“背景板”,也就是留给“悟世者”的任务点,魏贤要是插手的话,卫锦衣估计又会出现了。

    魏贤很是烦躁,随着他的追求越来越高也越来越多,他感受到的束缚也越来越紧,不成为棋手,就只能在窄小的棋盘上徒劳的奔波着。只是魏贤也清楚,自己还不具备成为棋手的资格,所以,对于秩序无形的束缚,他只能受着。

    蒙特拉认为目前尚不能太过扰序,魏贤的极景酒店没有隐瞒他跟韩毒龙,两位心腹表示震惊与佩服的同时,也欣喜的愿意为这个计划而努力。但外部条件是严苛的,韩毒龙还躺在床上,蒙特拉是离职前门神使君,两人对魏贤的帮助只能在世俗,秩序方面却是爱莫能及。

    人心复杂而多变,悟性设定的存在,让人君们保持着旺盛的求知欲,保持强烈的需求欲,这就使得六极宇宙的秩序从来不是稳当的。总有人想要走捷径,总有人要钻秩序的漏洞,也总有人想要掌控自己所不该拥有的一切。

    秩序不分善恶,不讲因果,秩序只分赏罚,只问教化;秩序七十二司的善恶司、牲畜司等等存在,不是亡者生前为恶太甚而入牲畜司,而是其结出的是“邪果”。

    人生前为恶,其品果必劣,为恶太多或穷凶极恶,品果为邪,死后必遭严判。但这又不是绝对的,因为“邪果”也有人喜欢,否则,无数位面的人类早就是和谐一片,又哪来战争与冤案。

    邪果用途也是有的,魏贤就曾用混沌力量的融合炼制出“仙术符”,邪果虽然不如混沌力量来得纯正,却也是属于混沌属性。秩序某些成员为了自身的强大,回应邪果为供奉的祀奉也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小河县的无怨教化正日渐成熟,虽然只是“无怨教化”却也让“邪果”的生长空间处于消亡。高层者不在乎一县一市,他们的谋划是以“位面”为单位,但底层苦苦挣扎的人却在意自己的一亩三分地,所以,躲在小河县断剑峰的人忍不住了。

    这位显然也是没有什么根脚的小人物,虽然疑惑小河县近一年来“极品(红包)”的减少,却也没有多想。小河县节脉的被占用,这个断剑峰山神使君却是留了心眼,但凭他的层次却没有认出“怨池阵”与“韵感阵”,断剑山神使君也只能藏着疑问。

    断剑峰处于小河县西南,海拔很低,说它是个小山坡更准确一些,而它在小河县是默默无闻的,但却有一个世俗大人物非常在意它。这位大人物是河东郡的郡侯,河东郡两千多万百姓的父母官,位高权重却在意一个僻且穷小县的小山峰,稍知秩序内情就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此位叫“林长新”的郡侯本身风评甚佳,但他周围的官员非贪即腐,而他似乎并不知道依附自己的这些官员的作为。是真不知道吗?当然不是,林长新定期会带着一些老贪深腐的官员前往断剑峰,等回到河东郡府后,这些跟他去断剑峰的人就会落马。

    然后,林长新会继续提拔一些巨贪官员,再过段时间重复着之前的行为,而为了不暴露,林长新并不会直奔断剑峰,而是养成定期下基层巡察的习惯。因此,新上马的官员就不会掌握到林长新这种“割麦式”的行为。

    但这里有个疑问,区区一个山神怎么能保一位郡侯平步青云呢?

    山神的权利范围就是他所在的这座山,若是林长新一直住在断剑峰,山神保他个身体健康,活到阳寿尽也是可以的。可若是离了断剑峰,也就脱离了山神保佑区域了。

    由此可见这位没有什么根脚的断剑峰山神使君也是有些不寻常之处,当一年之期的“无怨之人教化”即将到达时,断剑峰山神使君也感到了危机。特别是“品感反馈”给他的仅仅是“危机”感,而没有具体信息时,断剑峰山神使知道,小河县之事有点大。

    可他虽然有些不寻常的能力,资料空间的储备却是浅薄,认不出“怨池阵”,也就使得他无法知道根由在哪里。断剑峰山神越来越焦虑,他最终还是忍不住,真身降临祀像,然后从神庙内取出手机,拔打了一个电话给林长新。

    林长新正在开会,他自然拥有几个不同用途的手机,与断剑峰联系的手机是从来不离身的。感觉到裤袋里手机震动时,林长新就知道是谁打来的电话,他也只有这个手机一直放在衣袋里的,于是,他中断了这场较为重要的会议。

    参会的市伯们面面相觑,但没有谁敢问郡侯为何中断会议,个个安静的收好笔本退出了会议室。待人全都完后,林长新吩咐秘书守在门外,然后才回拔了断剑峰山神使的电话,他虽然很重视断剑峰山神,但从他淡然的语气也能知道,他与断剑峰山神之间并不是从属关系。

    “时间没到”,林长新说道。

    “我知,但小河县这里很不对劲,你想个办法,把小河县管理层换掉”。

    林长新皱了皱眉头,县一级的领导虽不入“王公侯伯”却也不是想撤就撤的,而且小河县是个僻穷小县,此县官员们的底子还是蛮干净的,作风固然有些问题,却也没有什么经济上的大问题。

    但作风问题从来不是官员落马的原因,西铜国还保持着“双妻制度”,也就是一个人可以娶两个老婆。因此,从古至今就没有一个官员因为作风问题而落马,要想撤掉一个官员,靠挖作风问题是不行的,只能从经济、民生事故等等问题着手,但小河县的官员不存在这些问题的。

    当然,林长新对断剑峰如此重视又岂能不安排自己的心腹嫡系到小河县任职呢?所以,小河县的重要官员全都是林长新的人。但林长新是不会跟山神说这些的,他松展了一下眉头,问,“不对劲的地方在哪里?”

    “我说不上来,但我的品感却是反馈了‘危机’”。

    林长新脸色凝重起来,他虽然不是品士,却也在接触了山神之后,一直收集品士的资料,而且他还暗中挖掘了一些品士并把他们送进品警处。想到品警处,林长新眼神一凝,他放在小河县品警处的棋子已经有几个月没有向他汇报了。

    林长新以“我查查”结束了此次通话,放好手机后,他就把自己的秘书唤进来,让他给小河县的品警三处大队长打个电话。品警是属于双重管辖的,即受世俗贵族议会管辖,也受秩序管辖,但世俗贵族议会很少会插手品警处的事务。

    “被撤职了?”林长新也是惊讶,他对于品警的相关职责也是很熟悉的,于是,接过秘书的电话,打通小河县县长。

    小河县县长是有些把柄落在旬巴手中的,而继承旬巴所有遗产的旬东强,也以这些把柄让县长撤掉原大队长,再任魏贤为大队长。

    不过,小河县县长同意魏贤上任只是一方,市品警厅也要同意,魏贤才能真正的上任。崔镇琛当时还没有上任,旬东强又走了些关系,快要卸任的河东郡品警厅大都督自然不会在意一个僻穷小县的大队长,魏贤也就顺利的上任。

    “查查这个魏贤”,林长新不是修炼者,不存在感悟消耗而使得阅历沉淀变得无用,他现在年57岁,仕途的摸爬滚打几十年,让他迅速意识到这个叫“魏贤”的人,正是山神使感到“危机”的原因。

    正常途径查魏贤是没有问题的,资料简单明了,出生哪里、住哪里等等,再多的资料也就没有了。林长新重新拔打了断剑峰山神使的电话,将魏贤事情说了一些,然后将魏贤的世俗资料发给了山神。

    山神一口血飙出十几米,不是被魏贤世俗资料所气,而是想通过法术推算出魏贤更多的底细。但这就触犯了“天机”,魏贤对自己的保护也是很用心的,乙瑛碑术是一直开启的,这就让想对付他的人会经常出现麻烦,从而渐渐被引向别的地方,没有时间与精力再来对付魏贤。

    隐踪术能遮蔽秩序法术对他的探查,当然,层次高到云霄娘娘那样地步的话,隐踪术也就没有什么卵用了。但断剑峰山神使层次太低,妄想查探魏贤的结果就是被“天机”反甩一鞭,看似只飙出一口血,实则“核”已受创。

    金大升面容狰狞的朝天咆哮,金大升就是断剑峰山神使的名字,是他的真名,他的序号也就是真称叫“天瘟混沌星君”。但在他还没有被贬谪成为断剑峰山神时,他的序号叫“天瘟虹鹏神君”,是瘟部正神之一。

    瘟部是八部中最容易出现“邪”,此部职权极大,疾病司毒司药司等等都归此部管辖。生老病死乃是世俗正常规则,但又是秩序所为,瘟部就负责让世俗之人生病,也负责药方起效的治疗,大范围的病毒也是瘟部所降临的。

    因此,一个掌控不好就容易出事故,金大升曾经负责一个位面的“瘟疫降临”,但他没掌控好,或者说是他故意没有掌控好。原本只是波及两个郡的瘟疫,扩散到整个国家四十七个郡,造成世俗之人超额的死亡,所以,金大升被贬谪了。

    贬谪并不是革职,革职的话,金大升的真名可以保留,但序号却是被革除了。金大升如今虽然是断剑峰山神,但他的“天瘟虹鹏神君”序号却仍然保留,也就意味着贬谪期一过,他就能重新返回瘟部担任正神之一。

    犯下如此大的事故仅是贬职,金大升的根脚也是蛮强大的,而他现在之所以狰狞咆哮,就是因为他仍保有序号却查不到魏贤真正的资料,这让他以为秩序已经知道了他暗中所为,做贼难免心虚嘛!

    金大升是8部信士等级,只差一脚就是迈进一阵极士等级,当然,这一脚的门槛其实也阻止了很多的8部信士。金大升为什么要故意扩大瘟疫,就是为了这“一脚”,但他故意扩大瘟疫所得仍然没有让他迈进“极士”等级。

    因此,金大升在被贬谪之前偷到“铜盘位面”的位面之子资料,位面之子是秩序安排好的位面各国领导人。之所以安排位面之子,则就是秩序要保持位面的维护秩序,而不会出现反对秩序的世俗国家。

    象小谒位面那样全面禁止祀奉传统的,就是位面之子资料外泄的原因,知道了谁是位面之子,可以先将其扼杀或是多方阻挠其仕途上进。

    林长新就是西铜国的下一任王储,当然,他自己是不知道的,西铜国的“四公内阁”也不知道,除非是偷看了秩序关于铜盘位面的资料,否则,西铜国现今的高层都不会预料到林长新会上任。

    林长新不知道自己是被安排好的位面之了,他的仕途如此顺利是命中注定的,而金大升就是利用这一点,让林长新以为自己仕途步步高升,都是金大升这位山神的庇佑。

    当然,金大升也知道林长新会去收集秩序职员及权责的资料,他就早早打下了补丁,说自己是瘟部正神之一,不是区区的山神。

    林长新在了解正部君的权责之后,也就更加深信了金大升能保佑自己步步高升。因此,林长新听从了金大升的吩咐,定期将那些贪官带到断剑峰山神祀所里,以上位者的身份命令这些人献出“品果”。

    这些贪官结出来的品果都是“邪果”,金大升在故意扩大瘟疫时就已经踏入“邪神”的行列,正果对他而言也是补品,但邪果的补性更大。再说,小河县这僻穷之地,挤满了山神水仙之类的,断剑峰一看就是矮穷矬,又岂会有人前来祀奉,正果也就不可能得到了。

    坐满小河县品警的数辆警车呼啸而驶,迅速到达断剑峰附近,除韩毒龙外的七个心腹再加上49个2阶品警及季缺这个3阶品警,在断剑峰底集结成列。手执“金碧氏法击枪”,携带昏睡符、僵硬咒、裂地府(韩毒龙)、门盾阵(蒙特拉),小河县品警三处也算是兵强马壮了。

    虽然无怨之人教化阵的奖励还没有降临,但小河县品警们的感悟积累却在加速,再加上魏贤开夜校,提供资源培养,这些品警的等级提升很快。当然,面对秩序职员时,品警们的实力还是很渣的,而魏贤其实也是让品警们当炮灰使用的。

    金大升施展法术要探知魏贤的资料时,魏贤从不间断的“隐踪术”被触动,品感也立即反馈出准确的地点。当然,之所以能如此快速且准确的反馈,跟魏贤分设在小河县节脉的“韵感阵”是离不开关系的,没有韵感阵,品感也做不出这样的反馈。

    魏贤之所以反应这么大,不是因为有人通过法术探查他,而是他曾经走遍小河县的山山水水,断剑峰这地方,他自然也走过。而当时的断剑峰是“无祀之山”,也就是不存在祀所,没有祀所也就没有“秩序职员”,可现在反馈回来的却不是外来品士,而是断剑峰山神。

    魏贤也就起了疑心,断剑峰山神为什么要隐藏祀所呢?

    金大升是断剑峰山神,小河县品警杀气腾腾的到达断剑峰境内,他无需凑近看也能“品感”得一清二楚,所以,他逃了。之前妄查天机受得伤是他逃跑的原因之一,另外就是对魏贤的顾忌,是他逃跑的另一个原因。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